网站首页| 资中县|经开区|网络电视|新闻中心|内江新闻|国内国际|房产|旅游|教育|美食|汽车|医卫|体育|娱乐|团购|囧图|

金花凋零中国女网青黄不接 温网10人参赛1人晋级

【发表时间:2019/8/16 12:12:42来源:】

  昨天,赛季惟一的草地大满贯2015年温网结束了女单首轮的全部争夺,从资格赛突围的段莹莹爆冷击败去年温网亚军布沙尔晋级第二轮。但段莹莹的突破无法掩盖“中国小花”集体迷失的现象,这是中国网球10多年来第一次出现李娜、郑洁、彭帅等“老金花”全部缺席的温网女单,中国共有10人参赛,其中7人角逐资格赛,但只有一人晋级第二轮。后李娜时代“中国小花”接班为何如此困难?昨天,成都商报记者采访了一些圈内人士,剖析个中原因。

  缺经验无成绩

  无人展现接班潜质

  李娜退役后,彭帅在今年法网因伤退赛,目前正等待已经预约的手术,与李娜、彭帅一批的郑洁只报名参加温网双打,实际上这届温网女单是“老金花”首次集体缺席后“小金花”们的汇报表演。中国出战的阵容相当庞大,总共10人参赛,7人参加资格赛,郑赛赛、王蔷和朱琳三人因世界排名直接获得正赛资格。但资格赛中国小花们表现一般,只有徐一幡和段莹莹从资格赛中突围。

  这五人正赛阵容相比往年更加年轻,但首轮后,除了段莹莹爆冷战胜去年温网亚军布沙尔,其他四人全军覆没。郑赛赛和徐一幡分别对阵前世界第一沃兹尼亚奇和伊万诺维奇,经验和实力都有明显差距,落败似乎在情理之中。但朱琳和王蔷面对的都是同为资格赛选拔出来的选手,并没有完全体现实力。

  更为尴尬的是,这些“中国小花”虽然已经征战赛场好几年,但还不知草地滋味。获得正赛资格的5名选手此前从来没有在温网参加单打正赛的经验,王蔷就说:“从未打过真的草场,都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经验欠缺、对草场大满贯不适应也影响着她们的发挥,徐一幡赛后表示:“整场比赛都处于紧张的情绪中,只发挥出三成水准。”

  过去10年,以李娜、郑洁、彭帅等为代表的“老金花”参加大满贯赛事不断取得突破,在女双、女单均不止一次捧得冠军,世界排名最高曾达到第二,让中国女网得以在这项主流的世界职业运动中立足。如今中国小花大满贯的最好成绩还只是正赛首轮胜利,而且这是去年在美网才取得的突破,截至6月29日世界排名最高是郑赛赛的第66位,她们中还没有一人展现出接班的潜质。

  条件环境变好

  “小花”欠缺坚韧品格

  相比李娜、郑洁、晏紫等所处的时期,其实现在中国女网小花们的条件环境更好,李娜、郑洁等在多个场合接受采访时都表达了羡慕之情。因为“老金花”在职业赛场的突出成绩,中国网球市场迎来了飞跃发展,截至2014年WTA在中国设置的赛事已有7站,其中既有低级别赛事,也有中网这样的明珠皇冠赛事,几乎形成了“中国赛季”。小花们参加国际赛事的机会相比前辈增加很多,她们有更多获取经验值的机会,但目前来看她们并不像“老金花”取得长足的进步。

  在圈内人士看来,中国网球商业化发展是好事,但由此也可能带来急功近利的负面影响。四川省网球管理中心主任林宇昨日表示,商业模式“催熟”小花,“但她们在对胜利的渴望以及吃苦、坚韧奋斗的品格方面,比李娜、郑洁她们这一批老队员要差一些。”郑洁、李娜等过去参加国际赛事可以看做是认可和奖励,她们为此奋斗,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但现在参赛机会增多,难度降低,小金花们对这种来之不易的机会没有那么珍惜。曾有体制内的教练就批评过现在的球员,存在“输了这次还有下一次”的心态,显然这会让年轻运动员安于现状,没有那么积极进取。

  李娜的恩师卡洛斯所在的北京匠心之轮网球学校董事长丁叮昨日也谈到功利心态对年轻选手发展的不理影响,“现在有几个年轻选手还不错,也有潜力,但还处于成长阶段,我注意到一些家长就有了不好的心态,认为我的孩子来学习就可以获得免学费、甚至赚钱的机会,殊不知网球是个系统训练工程,你都还没有走上世界的顶尖水平,就想着像李娜、郑洁那样去赚钱了,这实际上是为了眼前利益牺牲了孩子的发展前景。”

  训练掣肘

  一定程度阻碍进步

  世界顶尖的网球选手都非常注重团队的专业和质量,团队中高水平的教练、体能师、康复师甚至陪练缺一不可。不少排名世界前10的选手有时候在一个赛季结束都可能更换教练,为的是达到更高的水平。但目前中国小花们的训练水平和方式还不是那么突出。一个体制外的网球教练曾表示,体制内的训练对年轻运动员基本功训练有帮助,但体制内教练资源有限,年轻球员的技术没有专人去细化和巩固。这位教练举了个例子,“比如斜线,国内的教练可能就是告诉你斜线应该用什么动作怎么打,但是国外教练就会细化到斜线在什么位置,用什么力度,打到什么点,固定下来某一特定线路后,年轻球员就会被要求无数次地重复这样的训练,直到她们完全掌握这条特定线路的打法。”这位教练说,国外打基础的教练水平未必就比国内的教练高,但他们每一个细节都抠得很细。

  目前这批小花中,有的人用的是外教,但丁叮表示也不见得一个外教就真的能带来技术的大幅进步,“还是要强调整个系统训练的专业性,是一个团队的运作,而不是某个教练一个人的事情。”而聘请高水平教练团队,需要不小的资金。没有单飞的年轻选手不少是挂靠在地方队或俱乐部,地方队提供比赛经费等支持,但还不能完全承担聘请高水平团队的费用。而选择单飞的选手,比如张帅,是郑洁等四人之后中国第五位单飞的球员,但目前还没有连续打出出色的成绩,个人的比赛奖金收入并不能支撑团队的高费用。所以一段时间内,张帅得拼命打比赛挣奖金,小伤不一定敢歇,疲劳参赛也可能导致伤病恶性循环。丁叮说,在她接触的中国年轻球员中也存在天赋与经济条件的矛盾现象,“我看不少经济条件好的球员其实潜力不怎么样,潜力大的经济条件又不是那么好,但网球的确是一个需要投入的项目。”
更多精彩:
郑州手提袋定做 http://www.std0371.com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