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资中县|经开区|网络电视|新闻中心|内江新闻|国内国际|房产|旅游|教育|美食|汽车|医卫|体育|娱乐|团购|囧图|

农民工风雪夜不愿去救助站 只为快点找工作(图)

【发表时间:2019/10/9 14:32:42来源:】
立交桥下,一个挨着一个并排睡着来找工作的人,头顶桥上不时有车驶过的声音
立交桥下,一个挨着一个并排睡着来找工作的人,头顶桥上不时有车驶过的声音
当记者走近时,喝了半斤酒的老阚从雨布里露出半个脑袋
当记者走近时,喝了半斤酒的老阚从雨布里露出半个脑袋
一个年轻人裹着被子睡在马路边,双脚露在外面
一个年轻人裹着被子睡在马路边,双脚露在外面
来自西北的这位老汉拒绝去救助站,救助人员给他留下新的棉衣棉鞋
来自西北的这位老汉拒绝去救助站,救助人员给他留下新的棉衣棉鞋
睡在外面,大家都习惯地把重要东西放枕边
睡在外面,大家都习惯地把重要东西放枕边

  这两天,南京城下雪了。

  在这座常住人口超过800万的特大城市,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一片栖息地而打拼。他们中的一些人选择暂牺牲眼前的舒适,落脚在高架桥下、地下通道里。

  落雪的夜晚,有些难挨,但为了明天的温暖,这份逼仄,也是一种付出。

  现代快报记者 王煜 邓月 项凤华/文 徐洋/摄

  1.

  2.

  1月20日晚上10点,下雪,-3℃。

  安德门大街西侧,片片雪花掠过屋顶、高架,落到了路边的一双脚边。

  这双脚上套着灰色的袜子,脚底板破了两个不大不小的洞。而脚的主人,将头蒙在一床红色的绣花棉被里,被子有些短,如果想要蒙住头,双脚便只能裸露在外。这位“顾头不顾脚”的年轻人,躺在铺了竹席的地面上,睡意正浓。

  这名年轻人是这里的“老住户”,早在一个月前,现代快报记者便见过他。如今一个月过去了,袜子上破洞依旧,而室外已经从5℃跌到-3℃。

  在他身旁的高架下,被子连着被子,脑袋挨着脑袋,一排躺着十几个人。如果把视角拉得更宽些,从龙翔服饰城到安德门民工就业市场,有空当的地方,便能看到棉被包裹的脸。

  他们是城市的淘金者,白天在城市各处零敲散打地挣钱,到了晚上则齐刷刷回到这里。床单席子往地上一丢,把被子拉过来蒙住头顶,不多时便呼呼大睡。

  2.

  在安德门高架立柱旁的地面上,横着一整块蓝色雨布。这种塑料制品很轻薄,容易被风刮走,所以在它的四沿,“镇”着一圈小石头。靠近些,能听到雨布里传来轻微的鼾声。

  安徽明光农民老阚喝完了半斤酒,钻进雨布里不多会儿就睡着了。不过,当记者走近时,他很快醒来,露出了半个脑袋。

  “喝完酒暖和,我现在每天晚上都喝半斤。”连日的低温让老阚有些怵,9块钱一瓶的白酒成了他的“助眠剂”。老阚今年54岁了,没娶过媳妇,却走遍了中国南方。“福建、广东、浙江、湖南,一路走呗,到地方就找活干,得吃饭啊。”

  来南京一年多,为了找工作方便,他一直睡在安德门附近。“没啥累赘,有活就干,有酒就喝,除了晚上有点冷,也没啥。”老阚咧着嘴。几分钟的时间,眉毛上已经沾了一层雪花,他抽出手擦了擦,又飞速把手缩回了被子里。

  相比较潇洒的老阚,来自阜阳的张广福觉得,自己身上的责任要重得多。

  张广福的儿子今年24岁了,在老家处了个对象。“娃要结婚,彩礼钱得给他挣下咧!”他干过工地,卸过沙子,哪里挣钱往哪里跑。收了工,回来就找个桥洞躺下。“给孩子攒钱嘛,天经地义的。”张广福搓着手,笑得脸上起了一道一道的皱纹。

  老金,是南京人,溧水的,51岁。半个月前到这里,因为年纪大了点,一直没找到工作。他说,他不敢回家,因为不好意思回去。

  在泡面蒸腾的热气中,老金的表情才慢慢舒缓下来。很快,当天的第二碗泡面便已经下了肚,他满意地打了个饱嗝,伸了伸懒腰。

  3.

  一个小时后,记者和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在安德门大街高架桥下找到了老金,空中雪花飘荡,老金在地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茧”, 只露出一双眼睛,四周没有遮挡,他的身体在棉被下瑟瑟发抖。

  “这个天太冷了。”他接受了大家的建议,坐上了救助站的车。

  实际上,一些夜宿者并不太乐意去救助站。南京市救助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几天晚上,他们准备了四十多床棉被,还有棉衣、棉裤、棉鞋,安德门附近转一圈下来,基本都发完了,但真正愿意去救助站过夜的,只有两个人。有的人觉得救助站“太远”,不方便找工作。

  “咱来南京就是找点工赚点钱,去救助站住着,咱不如回家了。”“小云南”沐胜的话引发了周围一片应和。在他的身边,有来自陕西的老黄,来自河南的小赵,还有更多他叫不上名字的“舍友”。“我们这些人,家里都能吃饱,来大城市就为奔个前程嘛!”沐胜嗓门挺高,吵醒了一旁的老黄。

  “那你就觉得自己能有好前程?”老黄故意打击他。“我靠劳动吃饭,肯吃苦,肯定有好前程!”“小云南”晃着脑袋,一脸严肃。

  这些夜宿者,每个人都有一段故事,他们不计较眼前,一心想找个好一点的工作,多挣上一点钱。为了一张回家的车票,为了家中妻儿的笑脸,为了“近乡不怯”,他们要继续留守。

  而他们的故事,也是我们这座城市的故事。

  提醒

  想跟农民工兄弟说一声:

  来“爱心帮扶窗口”看看吧

  这几天降雪降温,江苏省民政厅昨天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坚决杜绝因发现救助不力导致受助人员冻(饿)死等现象的发生,努力做到“发现一个,救助一个”。通知强调,各救助管理机构要想方设法帮助流浪乞讨人员尽快返乡,对暂且不能返乡或无家可归的流浪乞讨人员,要妥善安置。南京、无锡、苏州等地组建临时救助工作组,设立街头临时救助站点,帮助遇困人员解决实际问题。

  早在2009年底,南京相关政府部门牵头,在民工市场搭建了临时帐篷,夜间免费开放给民工住。今年能否再搭建这个“临时宿舍”?南京安德门民工市场负责人李怀仁说,在市场里搭大棚会有一系列安全隐患,比如有的民工在里面喝酒、打架,还有的抽烟,烟头乱丢,这几年都没有再搭建过,不能影响第二天中介机构的正常上班。

  不过,李怀仁表示,年底了虽然招工单位不多,但是物流等行业比较缺人,他们将在市场内开设一个“爱心帮扶窗口”,不收一分钱的中介费。只要有了工作,单位都会包吃包住,民工露宿街头的问题也就好解决了。他通过现代快报呼吁民工兄弟,如果你还没找到活干,就到这个帮扶窗口来看看。

  倡议

  如果你家里正好有多余的棉被或是大衣,请送给他们

(责任编辑:郭彪 UN832)

更多精彩:
毕业证样本 www.xaktdq.com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