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资中县|经开区|网络电视|新闻中心|内江新闻|国内国际|房产|旅游|教育|美食|汽车|医卫|体育|娱乐|团购|囧图|

揭秘:为什么只有中国呼吁抵制非法收养

【发表时间:2019/8/14 6:26:08来源:】
“贩卖儿童判死刑”刷爆朋友圈的同时,也引发了一场关于舆论与司法的讨论,然而当试图借鉴国际经验来判断 “人贩是否该判死刑”时,我们发现了另一个问题—“打拐”只是中国特色。
 
    “贩卖儿童判死刑”刷爆朋友圈的同时,也引发了一场关于舆论与司法的讨论,然而当试图借鉴国际经验来判断 “人贩是否该判死刑”时,我们发现了另一个问题—“打拐”只是中国特色。

  孩子被拐卖至偏僻的山村,通常因为当地法律观念和社会保障的缺失,他们的行踪与身份得不到记录,而被困其中。收养家庭即便长期“拥有”孩子,实际上无法摆脱不合理的法律境地,难以凭借这个孩子为家庭创造真正丰富的收入。

  其实“儿童贩卖”作为全球犯罪行为,在西方国家也有很多。不过,他们并没有非法领养的市场,在定义中,他们更多放入了“性剥削”“劳动力剥削”等话题。那是因为,“恋童癖”在西方国家占有一部分人群,他们直接促成了国际儿童色情交易市场的运作。

  对应中国“非法收养”成为社会主流话题的状况,西方国家的收养制度值得借鉴。系统化的收养制度与法律、社会系统挂钩,人口记录系统从源头保障儿童出生的法律意义,专业的收养程序保障了儿童法律、社会属性的合理转换,相应地,儿童与收养家庭的权益都在这个过程中得以保护。如何让“打拐”告别“非法收养”的话题,这个问题解决后,应该结束了大部分中国人贩的命运。

  “拐卖”在中国很特殊

  单从广告语字面来看,“儿童贩卖”这个概念,并非中国独有。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07年报告统计,欧洲每年有200万儿童被非法买卖;印度首都德里,平均每天有18位儿童失踪;美国政府调查显示,每年有60万至80万的妇女儿童被非法贩卖至国际劳动力或者性交易市场,其中儿童占到一半。

  不过,在中国俗称的“打拐”,在生活中更为普遍的含义,是指打击非法收养。

  据中国日报网2011年8月16日报道,以重庆为例,从1992年到2005年,私自收养的儿童将近19800个,而同时期合法收养的孩子仅为5100人。

  广告语传播所契合的电影《亲爱的》的播出背景,探讨的也是,寻找丢失在偏僻村落中孩子的话题。

  这样一个在中国被认定为非法贩卖人口的罪行,在国际上却饱受争议。

  2005年美国人口贩卖报告(2005 Trafficking in Persons report)认为,虽然人口贩卖与非法收养儿童都涉及人身交易,但非法贩卖意味着儿童的人身剥削。通常意义上,西方国家认为收养并不会对儿童造成伤害,并且这在很多人看来,是一种对儿童的解救行为—将孩子从一个无法养育他/她的家庭中拯救,为之提供更好的生活与教育条件。

  但随着中国这类事件的一再披露,各国也注意到非法收养所造成的对儿童的伤害。2009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撰文指出,在一些地区,非法收养是儿童非法贩卖的原因之一。通常意义上,儿童非法贩卖主要指将儿童作为劳动力出售,或是性剥削。UNICEF补充,非法收养,与其他负面话题,诸如性虐待、家奴、债奴(奴役儿童作为还债补偿)、器官移植或切除,以及强迫婚姻一样,都是剥削儿童的形式。在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事处的文件中,非法收养被直接归入儿童非法贩卖案例中,并且占到接近6%的比例。

  中国被认为是“非法收养”最为盛行的国家。美国人口贩卖统计项目(The Human Trafficking Indicators project, HTI)发文,认为计划生育政策,以及“重男轻女”的传统,促成了这类现象的产生。一方面,穷困地区因为医疗与政策局限,对健康的孩子具有需求而无法实现;另一方面,因为计划生育和“重男轻女”观念,许多中国夫妇抛弃的子女都是“二胎”,或者是女儿,并非儿童健康或者智力问题。而优质的儿童,正是大多数收养家庭的需要。

  孩子不能是商品

  法律基础上的理想状态,非法收养是很难实现的。在我国,婴儿出生一个月以内,父母应持户口簿、出生证明、准生证等材料赴当地派出所办理落户手续,婴儿作为中国公民方方面面的权利在此基础上得到更妥善的保护。“买来”的孩子不能落户,上学也成问题,由于没有身份证,今后结婚无法登记,医疗保险也无法保障。按照很多报道所说,贫穷地区买来儿童是为了给自家养老,那么首先这个孩子最基本的权利都不可实现,更难支撑整个家庭的健康发展。

  国际上,很多国家则将出生儿童的福利与家庭更直接地联系起来。以欧盟总部所在国家比利时为例,“准妈妈如果有工作,怀孕确诊后需要医院证明然后向单位人事报告,单位向国家人口办公室注册,登记好父母信息、婴儿预产期等相关内容;如果准妈妈没有工作,那需要她的家庭医生提供证明,直接去市政府登记,”一位在比利时生活20多年的比籍华人解释,“只有预先登记怀孕信息,国家人口办公室才会安排在婴儿出生一个月前给家庭预付分娩费及奶粉、尿布等福利费用。”

  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马长伟说:“相对中国,比利时是一个小国寡民的地方。这也使得当地人做事态度非常严谨,因为在人口基数较小的情况下,稍有一些违法事件发生、社会混乱群体进入,就会对整个国家的生活带来影响。”婴儿出生8-10天内,家人需要去当地市政府登记,他/她的个人信息就连同怀孕登记时期的(父母亲信息等)内容计入国家人口中心,供欧盟人口系统共享。平白多出的孩子带去登记,是绝对不能实现的,因为他们无法提供医生开具的怀孕证明和医院出生证明。在比利时,没有政府官员会要求下属凭个人意志或假证,凭空登记孩子进入人口系统。

  婴儿身份是否得到承认,与生母怀孕期间的注册信息直接挂钩,配合出生证,双重保证了人口统计的准确度。假如一个儿童被非法收养,那么这个“收养”家庭就承受着非常大的法律责任,孩子进入任何机构,都会要求核实身份。在多国共享的人口系统中,个体不可能重复登记,因此假如家庭希望多一个孩子,绝对不会选择非法收养的方式。

  在欧洲失踪的儿童中,51%起因是离家逃跑,其余包括父母绑架和无人看护等,仅仅有1%,是被拐卖的。

  公民对于法律制度的严格遵守,致使买方市场的消失。在精准的人口系统、严格执行的户籍统计制度面前,西方国家的非法收养市场几乎不存在,因而“拐卖”的案例在失踪儿童统计中,几乎只是个案。

  收养体系精细而又严谨

  美剧《老友记》“模范夫妻”莫妮卡(Monica)和钱德勒(Chandler)的收养经历在最后一季成为完美结局的一部分,剧中为了获得收养机会,他们准备、担心了好久,甚至有几集是专门讲社工去他们家调查,被收养孩子的生母与他们相互了解的剧情。

  事实上在美国,社会福利机构确实提供了非常系统化的收养服务,提出收养申请的家庭,首先需要经过收养机构审核,基本条件满足收养要求后,会有具体社工人员(caseworker)对接,进行家庭调研,了解收养人是否能够为孩子提供安全的环境和基本生活保障。并且自申请开始,这户家庭的资料、调研结果都记录在案,为可供收养的儿童家庭提供参考。经过家庭调研并且合格的家庭,便可对将来收养的儿童提出偏好,例如希望收养大一点的孩子,或者是希望收养男孩而非女孩,抑或是希望收养一个与自身种族不同的孩子。有些特殊的需求会得到收养机构的资金支持,比如这户家庭即将收养一个残疾儿童,或者是这个孩子希望和自己的兄弟姐妹一起得到收养。

  当收养人与可供收养儿童实现对接时,被收养儿童的家庭将查看这户申请收养家庭的全部调研资料,这户家庭也同时能对这个儿童进行更深的了解,并且两家人在达成收养协议前,随时可以放弃与对方合作。

  在大西洋的另一端,英国也设有框架相似的收养制度,不过更为精细,除了社工调研以外,警方需要进行走访,确保收养家庭没有严重犯罪经历,尤其针对儿童;另外,收养人还需要提供3位推荐人,他们会给出对收养人的评价,调查机构能够更全面地了解这个家庭。

  此外,如果社工调研认定这个家庭不能收养孩子,申请人除了提出书面反驳,还能要求独立评审机构审查,深度介入申请人的案例。

  完善的收养制度保障下,很多被收养的儿童都有着健康幸福的生活。例如英剧《唐顿庄园》中“大表哥”马修的饰演者丹·史蒂文斯(Dan Stevens),他自出生起被英国一对教师收养,有一个同样被收养的弟弟。童年时期,他因为自己的身份而非常叛逆,但养父养母始终积极地鼓励他。拥有良好的引导,他成绩一直很优秀,后来赴剑桥大学学习英国文学。15岁时,他的表演天赋得以挖掘,开始接受培训。在如今的演艺圈中,他是非常受粉丝追捧的“完美的男人”。

  收养费用为几何

  收养费用的高低也对收养意愿具有很大影响。在福利制度保障、社会观念认可的条件下,即便收养本身涉及到高额费用,收养人的开销也会在社会的支持下有所减免,并获得额外的福利。

  配套专业化的社工调研与收养咨询,收养程序本身包含人力物力的输出。在英国,教育部会对收养程序收取费用。但同时,费用大小与收入直接挂钩。假如个人年收入不足25000英镑,申请人将无需支付任何费用。收入在25000至45000之间,申请人需支付885英镑,高于45000的水平,则需支付1775英镑。

  其实儿童的教育、培养,是一笔非常高昂的费用。据美国农业部2014年统计,自前一年开始拥有孩子的中年夫妻,日后将有平均245000美元用于养育开销,还不包括大学费用。而对收养家庭来说,他们要额外加上4万美元的收养费用。据儿童权益信息调查部门调查,收养程序上,申请家庭总共需花费8000至40000美元不等。

  不过,这类家庭会接收到社会各方面的补助。传统意义上的收养项目,57%的家庭会收到社会补助,平均每个家庭能够获得2500美元;通过收养机构申请补助的,60%的家庭能够获得资金支持,平均能获得3000美元。

  不过,之所以产生这些费用,是因为“收养”意味着法律所有权的改变,一旦收养关系建立,法院会开具收养证明,儿童的法律监督权开始移交于收养家庭,并开设新的出生证明。在正式的出生证明开设之前,这份收养证明具有代替其功能的法律效力。

  在欧美国家,“领养”(foster)与“收养”(adopt)具有法律效力上实质的区别。假如家庭只是申请领养一个孩子,那就意味着这个孩子依旧属于另一个家庭,这时候,这个家庭的行为,会被认为是对社会责任做出的贡献,只需要支付少量的家庭调研与法律程序费用,通常不会超过2000美元。

  而成功收养一个孩子,在法律意义上,和家庭真正生养这个孩子,是一样的属性。这意味着法律、社会对于这个孩子属于这个家庭的认可,因此从最初的“配对”开始,需要经过专业化的家庭背景调查、收养与被收养家庭之间的反复沟通尝试等。

  本版文/宋莺歌

(责任编辑:un649)

更多精彩:
2名中国游客在柬埔寨因车祸身亡 http://www.yaku.in/wd_bf/dvecieruf.html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
TOP